深圳打工人的苦乐,货拉拉搬家小哥都知道

发布日期:2022-11-21 06:36:58   所属分类:搬家服务

  女孩终于要搬家了。从深圳宝安固戍城中村一个不足10平方米的“农民房”,搬到龙岗布吉一处老旧的合租居民楼。房租900块,虽然家具破旧,但以前的房子见不到光,现在能见到光了。

  货拉拉搬家师傅朱远飞接到了女孩的订单,离开的时候还鼓励了女孩一句“生活会越来越好”。他见过许多这样的深圳人,为了工作、爱情、家庭、或为在大城市留下来选择搬家。

  深圳人搬家的理由各色各样。不同的身份地位、人生阶段和价值观的人们,遭遇了生活的变化,搬家是解决问题、适应变化的一个窗口,折射着深圳打工人现实世界的焦虑和欲望。

  为了生存,或更好的生活

  朱远飞是深圳逾万名货拉拉搬家小哥中的其中一位,他最常接到的就是城中村订单。

  据第一财经报道,深圳人均住房面积尚未达到国家和广东省的最低标准线,主要原因是70%多的人居住在城中村。由于房租相对低廉,大多数来深圳打拼的年轻人都把这里作为来深圳后的“第一站”。

(深圳10号线的早高峰)

  在城中村,他见识过各种环境差的房子。潮湿的,菜刀和案板都发霉了,衣柜也被泡烂了,但主人舍不得扔;阴暗的,大白天看不到一点光,在楼道里差点摔倒;味道难闻的,隔壁都是外卖店,打开窗就有后厨难闻的油烟味飘来......

  租在城中村是不得已的选择,毕竟小区租金要贵一倍,买房更是“天价”。由于土地缺乏,深圳至今仍是全国平均房价最高的城市,亦是近10年来全国房价涨得最快的城市。

  但这里却能见到最真实的深圳,也成为许多深圳年轻人踏进社会的第一课。

  城中村有大量的公寓,朱远飞记得,每到临搬走时,总有房东因为各种奇怪的原因克扣押金,衣柜烂了要扣、马桶脏了要扣,就连墙皮自然脱落也要扣。他搬过一个女生,因为跟房东争几百块的押金哭了出来。他告诉女生,“就当买了个教训,以后都会好的”。

  有些人好不容易搬出了城中村,但生活质量却并没有因此好起来。贵州小哥王发全搬过一单,为了孩子的学位,放弃了三室一厅,一家四口搬进了90年代的一房一厅小区房。房子几乎没什么装修可言,客厅里除了一张上下铺,基本没有其它空间。

  搬家的男人告诉王发全,为了养两个孩子上学,他一天要打好几份工。白天上完班,晚上要去超市站岗,周末有时还去高档写字楼帮人按电梯。听完眼前男人的话,王发全长长叹了口气。

  也有人从小区搬到城中村来。王发全记得,今年他搬过的好几个年轻人原来都住在南山的小区,但由于被裁员,不得不住到更偏远的城中村去。他们有时会和王发全交流,说自己项目组被端了,或者公司经营不善,下一步还不知道去哪,先换个租金低的地方避避风头。

  “他们好歹自己租了房子,有些人搬走了就什么痕迹也没留下来。”在城中村,朱远飞见过最原始的搬家:一个厂房旁边,几个厂弟厂妹提着桶,从一个厂的宿舍楼搬到外地的另一个厂。所有的物件都在桶里,一辆中巴、几个工友就能帮忙解决。

  “来得快,走得也快,这才是最真实的深圳”,朱远飞说。

  “深圳人是孤独的”

  王发全搬的大多数是独居订单。他的记忆里,大多数时候都是宠物和物件在陪伴着独居的年轻人。

  他搬过一个住在城中村但单身公寓的女生,对方看上去条件并不宽裕,行李也不多,衣服连一个大麻袋都塞不满。所有“家当”里,最值钱的是一只小猫,猫的笼子、猫粮、玩具加起来比她自己的行李还重。

  “师傅轻点,把我吓到可以,不能吓到猫,它胆子很小的”,女生把猫抱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那是王发全第一次意识到宠物对人的重要性,那种感觉有点像家人。尤其是对于独居年轻人来说,那好像是家里唯一的生气。

(深圳一个城中村的招租信息张贴栏)

  “深圳人是孤独的”,这是搬家师傅的共识。无论是年轻人还是长者,都有过自己的孤独困境。

  肇庆小哥林嘉浩搬过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有点瘸腿,走起路来要靠拐杖。他从市区罗湖搬到宝安石岩。林嘉浩形容,男人的新家就像是“深山老林”,车开不进去,要走两三公里才能走到马路边,把他一个28岁的小伙累得够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