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兵团老军垦:53年搬家16次 住进冬暖夏凉新楼房升华家政

发布日期:2019-06-13 12:19:52   所属分类:搬家服务

胡雪民白叟讲述他当警察的经历。 赵丹丹 摄

中新网乌鲁木齐11月15日电(赵丹丹 李桃) “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初到新疆,常常听到人们这么说,这早已梦想成真。”提及生活的变更,胡雪民如是感慨。

今年79岁的胡雪民,1965年带着妻子从湖南宁乡县来到新疆出产建设兵团第一师十三团。迄今分明地记得坐了10多天绿皮火车、5天5夜解放牌客车。

下了车,眼前的景象让胡雪民难以置信:附近是茫茫荒漠,满树灰尘的胡杨围着几间土块房是连部办公室,途径上是厚厚的虚土,迈脚鞋子就进土。连队给他们分了不足15平方米的土块房、一张木板床、一套被褥……

20世纪50年月初到60年月末,新疆兵团农场职工住的“地窝子”。(翻拍材料片) 易名 摄

“大儿子出世,屋子越发拥挤,转身都会碰到头。”老伴唐秀喷鼻说。

1966年,胡雪民的父亲也来到了新疆,老屋着实包容不下一大家人,在战友的帮助下,他挖了20多平方米的两间“地窝子”。起风下雨天,外面下雨,屋内“下泥”。

胡雪民每次工作岗位调动,一家人就跟着搬一次家。调到一师十一团十一连时,没有地方住,两条长凳支撑木板在一棵梧桐树下住了一个星期,直到把“地窝子”挖好。“屈指算来,进疆53年,搬了16次家。”

2015年,胡雪民在阿拉尔市三五九小区买了一套三居室的楼房,炎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

据胡雪民回忆,那时候的伙食,差不久一年四序玉米馍就着咸萝卜,要想吃到肉只能盼过年了。

为了全家吃饱,胡雪民和妻子唐秀喷鼻想了很多方式,秋日采沙枣磨成粉与玉米面和在一起蒸馍馍;开春打榆钱和面蒸馍馍;炎天搅玉米粥,在里面添加很多菜叶子;冬天每天煮一大锅洋芋或者白萝卜,既当饭也当菜……

“那时候劳动和食宿一样苦。”胡雪民说。

开荒修渠耕田,全靠坎土曼、扁担和柳条筐;一手啃馍馍,一手捡棉花;踏着星光,浸着露水,打着马灯夜战是常事,每一项劳动的强度都很大。唐秀喷鼻说:“每世界班回家,腰酸背疼,用饭端碗手都发颤。”

20世纪50年月初到60年月末,新疆兵团农场稼穑主要靠坎土曼、扁担和柳条筐这些简单的工具完成。(翻拍材料片) 易名 摄

“日子虽苦,干劲冲天。为激励大家,连队搞劳动比赛,奖励分为四个品级,每天收工后评一次,在墙报上登出来。”胡雪民说。

胡雪民奉告记者,他每年都能捧回很多奖状或者荣誉证。“这是我们光荣与梦想的见证,是人生经历的闪亮印迹,也是我们现在的幸福回忆。”

如今的日子,吃好喝足比如天天过年,稼穑只有个别环节动着手,险些全被机械取代了。“每月退休金花不完,每天和老友叙旧唠嗑,跳舞健身,读报看电视,像年轻人一样看手机……”说着,胡雪民和老伴开怀的笑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