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愿生孩子?京沪杭这些年轻人的回答,

发布日期:2021-10-14 02:02:53   所属分类:保姆月嫂

5月11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出炉,生育率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焦点:2020年,我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为1.3,处于较低生育水平。初步汇总的结果显示,2020年我国出生人口为1200万人,低生育将成为我国面临的现实问题。

这届年轻人为什么不愿意生孩子了?生育一胎的家庭为何对二胎望而却步?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找了几个在北京、上海、杭州的年轻人聊了聊。


打开腾讯新闻,查看更多图片 >

工作和生育,暂时只能二选一

讲述人:冰莹,坐标:上海 29岁 已婚未育

今年1月,我刚跳槽到一家国企,实现了工资上浮30%,年薪终于突破了30万。在跳槽的那一刻,我其实就已经做出了选择,至少近几年内,我都不会生育。

对我而言,生育实在是一项高风险的选择,它意味着永无止境地消耗,要不断投入充足的时间、精力和金钱。而当下,我们的实力还不足以应对一个孩子的到来。

我和丈夫的家乡都在东北,家里没矿,经济实力仅足以支持我们在家乡买房。但面对上海昂贵的房价,现在,我们连首付都凑不齐。

在上海打拼6年,我们的薪资确实越来越高,但依然面临巨大的生活压力,疲于应对。我每天早上8点半上班,晚上8点半以后下班,一天工作12小时,工作节奏很快,中间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偶尔,周末还要加班。眼下,我们的生活都还没有进入稳定的阶段,没有办法为一个孩子提供好的生活环境,我也分不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给一个孩子。

何况,我本就是做招聘的HR,我太了解在职场上生育给女性可能带来的影响。我正处于工作上升期,一旦我选择生育,就等同放弃了一年的发展机会,因为没有职位和机会会愿意停下来等任何人。在做招聘工作时,但凡同期有更多人可以选择,我都不会选择已婚未育的候选人。包括当时我在跳槽面试时,也经常面对这个问题,面试官不可避免地会问及,“有没有结婚?以及有没有生育的打算?”

我认为,对公司而言,这是很现实的考量。薪资水平和工作强度正相关,公司出高薪,是需要员工能够保证为工作投入足够的精力,而一旦生育,则意味着违背了这条默认的协议。

我去年10月刚结婚,目前,家人还没有开始催生。尽管我现在还没有动生育的念头,但它依然在我的长期规划里,我觉得这是人生必经的历程。出于身体健康的考虑,我打算在33岁以内生育,而在这之前,我想先充分享受属于自己的生活。等生育以后,我恐怕再没有多少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不止一次掐灭二胎念头,

这还真不是钱的事儿

讲述人:英子 坐标:杭州 34岁 目前育有一胎

我不止一次地想过,要不要赶在35岁之前生个二胎,但不止一次地,我又掐灭了这个念头。

女儿去年上了幼儿园,我和带娃主力——我妈,终于迎来了相对轻松的时光。我妈妈可以每天把娃送到幼儿园后,悠闲地买个菜、遛个弯,回家看几集电视剧;而我,也不用顾忌我妈带娃做饭辛苦,每天下班后提着大包小包的菜火急火燎地赶回家。

所以,我没有勇气重头再来一次:从怀孕开始,孕期反应、各种筛查、疼痛的分娩、频繁地哺乳、破碎的睡眠……再来一次,这些重担大部分还是会压在我一个人头上。

也许你要问,爸爸去哪儿了?凭良心说,我家不算“丧偶式育儿”,孩他爸还算愿意带孩子,但是女性的生理与心理,天然决定了我们必须承担更多的工作,而从整个家庭的角度来考虑,生不生二胎,还真不是钱的事。

老一辈总是说,“吃饭能养,吃粥也能养。”我很清楚,我家经济条件不算差,况且,从经济角度来看,多养一个娃可以摊薄成本,包括不会像头胎一样,被各种婴幼儿产品收割智商税;包括旧衣服旧玩具可以共享,以及我们咬牙斥巨资买的学区房,等等。

但需要考虑的现实问题更多了。最大的问题是,生了二胎,谁来带娃?我和老公都是新杭州人,我有本职工作,老公正在创业自顾不暇,只能求助父母。为了替我们带娃,他们只能放弃安闲的退休生活,被迫“老漂”,和我们挤在同一屋檐下,三代同堂。我不得不考虑,他们的养老和医疗问题怎么解决?两家的老人们来帮忙带娃时,有人突发高血压,其他诸如过敏、口腔、感冒发热一类的小毛病也不少,看病自费,可把他们心疼坏了。随着他们年龄渐长,这些问题只会越来越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