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书记亲自推销,浙江小镇保姆为何被大城市

发布日期:2022-11-12 10:30:13   所属分类:保姆月嫂

原创 正解局

常山模式,给国内一些没有资源、产业的劳务输出地区带来启示。

正解局(ID:zhengjieclub)出品

不久前,一篇题为《我的阿姨被人以1万月薪挖走了》的文章,讲述了在深圳的一位二胎妈妈请阿姨的苦恼——阿姨价格高且不稳定,专业水平参差不齐,请阿姨难,请到好阿姨更难。

不仅雇主难请到合适的阿姨,家政行业同时也面临着这种发展之痛。

一方面,随着社会的发展和需求激增,家政服务人员的薪酬明显水涨船高;而另一方面,就连中介都面临着招工难。

2012-2020年家政服务营收占GDP比例逐年上升,与此同时,市场需求与供给严重倒挂 图据前瞻经济学人

这个家政市场供给侧结构性的问题,存在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因为保姆难找,前几年就有“内地放开引进菲佣”的呼声。

那么,这个难题有没有解决的好办法?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浙江的常山县,是怎么叫响“常山阿姨”名号的。

“放心保姆哪里找?常山阿姨就是好!”这句技校风格的宣传语,是常山县为打造“常山阿姨”品牌,从几百条广告语中挑出来的口号。

虽然语言平实,但常山当地政府却靠这个,让全县几千农妇,成了家政服务行业中炙手可热的优质资源。

常山县的这一经验,也成了今年浙江省服务业高质量发展的典型案例。

在只有16万女性的常山县,有7000多持证的“常山阿姨”,其中有4000多人常年在上海、杭州、温州甚至更远的北京等大城市工作。

这些经过层层筛选、培训合格的阿姨,年龄在30-50岁之间。

由此可见,“常山阿姨”占当地人口的比例非常高。

过去人们意识里伺候人的保姆,如今成了当地农村妇女青睐的职业,不仅让她们得到了令人尊重的社会地位,也为她们带来了不菲的收入。

有媒体报道,从5年前开始打造“常山阿姨”这个品牌到2021年,常山县有10000多人次参加了政府免费的家政服务培训。

这些统一形象、又有专业技能的阿姨,这几年至少为当地增加了13亿元的收入。

2021年家政服务人员收入区间,“常山阿姨”的人均收入稳居中高端水平

据当地政府统计的数据,常山阿姨的各个岗位中,育儿嫂和普通保姆的人均月工资,分别超过了12000元和6000元,每年至少带动常山县妇女增收3亿元以上。

即便是这么高的工资,每次在杭州、上海等地的推介会上,常山阿姨也因为让人放心被家政企业“秒抢”,更是客户眼中高品质、规范化、靠谱的“宝姆”。

外出做保姆,在常山县是有传统的。

而真正让“常山阿姨”出圈的原因,还要从几年前说起。

2016年11月,刚调来的常山县委书记接到朋友电话,请他帮忙找保姆。

因为常山县山多地少,一直都是劳务输出大县,而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这里就有妇女外出做保姆的传统,而且一直口碑不错。

2017年7月13日,常山县委书记带队到杭州推介“常山阿姨”

这件事让当时的县委书记眼前一亮,既然有良好的口碑,又有强大的市场需求,那花点心思把它打造成特色的服务产业,岂不是顺水推舟的事。

经过一番调研,2017年常山县成立了“阿姨办”,县委书记当组长,开始把保姆的培训和就业规范化,把叫响“常山阿姨”品牌当成一件实事来干。

不得不说,作为“常山阿姨”这个品牌的操盘手,当地政府的工作做得确实很细致,所有的工作都围绕如何解决让客户“放心”这个痛点问题,甚至不惜以政府信誉做背书。

因为要以政府信誉为背景,所以常山对阿姨的遴选、培训和对服务的要求,达到了近乎苛刻的严格。

想成为一名持证的“常山阿姨”,必须要过三关:

首先是面试。各村的妇女组织对报名的先进行筛选,年龄要在30-50岁之间,而且形象不能差,要勤快并且人品得靠谱。

第二关是培训选拔。经过10-15天的专业技能培训,经考核通过才能拿到相关的技能等级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