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男女】​婚后被迫与公婆同住,婆婆还找

发布日期:2019-08-28 07:59:24   所属分类:保姆月嫂



倾诉人:梓林
性别:女
年龄:30岁
职业:自由职业
倾诉时间:5月
倾诉方式:微信语音
记录整理:阿狸
计划在2018年结婚的梓林,因为怀孕生子而打乱了原有的结婚计划,尚未成为人妻,却已成为人母的梓林和男友的感情很好,但男友母亲介绍进门的这个带有亲戚关系的月嫂,给如今的梓林带来了无尽的麻烦与烦恼。
男友表示愿意跟我一起回徐州工作
2014年大学毕业之后我留在苏州工作,我喜欢看足球,世界杯那段时间和几个朋友一直泡在酒吧里喝酒看球,有一天邻桌的一位客人听我和朋友聊天时说的是徐州话,他走过来问我朋友是不是徐州人,又说他在徐州读过几年书,所以对徐州感情很深,这个对徐州有着好感的客人名叫若浩,我们和若浩拼成一张桌子聊起天来,若浩是做结构设计的,一个月能挣一万多,巧的是我也是学设计的,但我的收入却不理想,每个月交了房租之后钱都不够用,我就向若浩请教经验,毕竟他比我早两年入这行,经验比我丰富的多。
和若浩聊得很开心,分手之前我们互相加了好友,第二天上午若浩给我打电话约我晚上去另外一家酒吧,我说可以啊,我喊着我朋友一起去!若浩小声说,不喊不行吗?就咱俩去,人多也没意思,朋友也要少而精。看若浩不想和我朋友一起玩,我还是抛开我的朋友去赴了若浩的约,因为对他有好感,所以也将他的邀请视为一种约会。那天晚上我们又玩到很晚,若浩送我回去的路上才告诉我,他不邀请我朋友的原因,是因为他担心那是我的男朋友,他又喜欢我,回头别玩不到一起去。
接下来我和若浩成了恋人,
若浩说我们是因世界杯相识相恋,
所以最迟在下一个世界杯他就会娶我回家。


我说你这意思是还要等再下一个世界杯时要孩子喽?若浩说这事可不能等,他希望我们结婚后立即要孩子,最好是两个孩子。
若浩家是苏州本地人,家里在老街区有一套近百平方米的老宅,若浩说我们结婚后可以住在老宅里,如果不想住老宅,他家里也可以考虑在新城区买套高层住宅。可那时我已经有了回徐州工作的想法,主要是父母经常催我,父母希望我能回徐州工作,更不希望我嫁到外地去。
若浩尊重我的想法,当他得知我想回徐州工作时,若浩考虑了两天之后对我说,他同意我的想法,并且他会跟着我一起回徐州,这事他已经和父母沟通过,父母虽然有点不高兴,但还是表态会在徐州给我们买新房,买房也是为了若浩,有了自己的房子就不必和我父母住在一起,就不算是上门女婿了,若浩父母很看重这一点,在他们看来房子也是代表着若浩的一份尊严与面子。
为躲避经济纠纷男友母亲搬来与我们同住
2015年底我和若浩一起回到徐州,第二年若浩家里出资在徐州买了套小高层的房子,花了一百六十万,我家负责装修和电器,一个舒适的小家在父母的资助下成形了。房子装修好后若浩的父母还专门来看了看,虽然表面上若浩的父母表示很满意,但话语里还是有一点流露出装修没舍得投钱,所以有点简单的意思。于是我父母也很明确表示,家里已经尽力了,是哪种收入阶层就制定什么样的标准,不能强求,装修就是这样,十万八万也能装,几十万也可以,但住得舒适与量力而行才是正本。
一切准备妥当,若浩还坚持他的世界杯婚礼之约,所以之后的日子我们一直都在同居,准备在2018年世界杯到来的时候结婚。就在这时,有一天若浩下班后回家告诉我,他家里出事了,他哥哥犯了经济错误,人已经被抓,若浩哥哥在外欠下不少钱,有的还是打着若浩父母的名义,于是债主在若浩的哥哥被抓之后纷纷找到家里,若浩父母不堪其扰,只好在将房子抵给欠款最多的亲戚之后来徐州躲避。
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和若浩父母住在一起,我还没做好这种心理准备,但若浩家里发生这种事情之后若浩的情绪一直都很低沉,他认为如果他还在苏州的话,家里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起码情况不会像他离开后那么糟糕,为了让若浩打起精神来,我只能接受若浩父母的到来,也在心里告诉自己,为了若浩我得和若浩父母和睦相处。
见我接受了他的父母,若浩的情绪好多了,在家务活上并不积极的若浩主动承担起大多数的家务,若浩父母也会做家务,不过他们始终认为刚来徐州生活一切都还不熟悉,因此很少干活,若浩父母还是很懂得享受生活与保养的,他们每天都要出去锻炼身体,锻炼完身体就在外面吃午饭,说是不给我们添麻烦,这一出去就是大半天的时间,中午回来睡觉,下午在家里自己煮点吃的看看电视,一天的时间就打发过去了,我对若浩说,你爸妈过的就是慢生活,年轻人心目中的美好生活。
我们决定等孩子出生后再补办婚礼
停经两个月的时候,我才得知自己怀孕了,虽然是个意外,但我和若浩商量过后还是决定把孩子生下来。若浩父母听了也很高兴,因为若浩嫂子可能有不孕症,若浩哥哥结婚五年了都没有孩子,每次若浩父母问这个问题,若浩哥哥和嫂子都避而不答,现在又发生债务问题,若浩父母对若浩的哥哥越发失望,觉得还是虽挣不了大钱也没有远大理想的若浩稳重可靠。
听说我怀孕,若浩父母就像看到了希望,尤其是若浩的母亲,在我面前不断说头胎聪明,若浩的哥哥就比若浩聪明,只不过后来没有把这聪明用在正道上,又说如果流产的话对女人的身体会造成不可修复的伤害,年轻时看不出来,但等到年龄大的时候身体就会反应出来等等。其实不用若浩母亲劝,我也打算把孩子留下来,我和若浩相伴那么多年,感情已经很稳定,可以要孩子了,就算现在无法实现我们的世界杯婚约,但不影响提前要孩子啊,这两件事并没有冲突。
若浩母亲鼓励我要孩子,
可是当我留下这孩子并在家里休息的时候,
若浩父母的表现处处都很让我失望。
若浩父母注重养生,经常买一些价格较高的营养品回来,但这营养品若浩父母从不拿给我来吃,当然我也不想吃,就是觉得他们把这些东西看得比我重要,我心里不舒服而已。
我对若浩说,你爸妈恨不得把他们的个人财物锁起来防着我。若浩说不是那样的,那是他父母的生活习惯而已,对个人物品管理比较细致,那也是他们多年的性格养成。若浩将这情况解释得风轻云淡,但我看在眼里就不舒服,那哪是一种习惯,分明就是自私嘛。
我孕期反应很严重,我母亲做了不同的食物带给我,为了迎合我的胃口,有些菜是徐州的老味菜,等我父母离开后,若浩母亲对我母亲带来的菜品头论足,说这种菜酱油多,她是从来都不吃的,怀孕嘛,还是需要吃一些细致的。我母亲带来的萝卜豆放在厨房里,若浩父亲每次进厨房都要连声喊臭,若浩父母一点家务都不做,还在各方面品头论足挑三拣四,这让我很不满。
婆婆找来的亲戚月嫂好吃懒做没眼色
为了若浩的感受,我还是比较包容的,若浩父母有时做得过分,我顶多就是不理会,笑笑就过去了,若浩父母的话若是正确,我也会听取与采纳。
在我快要生孩子之前,若浩母亲突然和我商量,说孩子出生后她一个人无法照顾我坐月子,若浩母亲对我说,她家有个亲戚现在闲在家里,以前在上海做过保姆,而且还是很专业的月子保姆,有这个专业的人来照顾我,她就放心多了。
若浩母亲将这个保姆说得那么好,我就说那好啊,但既然是亲戚,给她多少钱合适呢?若浩母亲说用不了多少钱,都是自家熟人,价格好商量。
没过几天,若浩母亲给这个亲戚订好了火车票并让若浩去高铁站把人接回家来了。为了让这个月嫂住得舒适点,若浩还专门收拾出一间客房并买回了新床新柜子。
月嫂名叫阿媛,
三十岁出头,人很矮小,
阿媛来到的第一天,
我就看出阿媛是个不勤快的女人。
进门后她把行李横在沙发中间,若浩给她倒水喝的时候她连屁股都不抬一下,伸手接过杯子连谢谢都不说,喝完水就将杯子放在桌上也不知道收拾。
若浩见她的行李箱放在沙发中间太碍事,就将行李箱送到她的房间里,阿媛坐着看若浩帮她收拾,屁股就像长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看到这里,我有点忍不住了,跟着若浩进到里屋并对若浩说,你母亲介绍来的这个人不像是个勤快人。若浩说人家才刚进门,什么都不熟悉呢,等进入角色就好了。
第二天阿媛睡到九点多才醒,还是若浩做的早餐,我一看这情况,明白这是请错了人,请回来了个懒人。这个时候若浩还是向着阿媛说话,说阿媛是月嫂,你现在不是还没生嘛,等孩子生下来她自然就会忙起来了。我说那你的意思是,孩子生下来之前她什么事都不用做?
但我们可是从她来的时候开始就要付给她工钱啊。若浩听了又解释,阿媛家里生活困难,这也等于帮帮她。可我们是请月嫂的?还是帮助贫困亲戚的,这性质完全变了。
月嫂喊她丈夫来徐州引发了矛盾
阿媛来了好几天之后,我才知道若浩的哥哥欠了阿媛父母的钱,可能有十多万吧,难怪阿媛来了之后就当老爷,而若浩母亲许给她的报酬并不低,不像之前所说的只能少不能多,现实是将近四千元的月薪和阿媛的付出并不平衡,若浩母亲还向着阿媛说话,说阿媛之前在上海每个月都拿七千元的工资,照若浩母亲的意思看来,阿媛几乎什么都不做,我们还要付给她三千八百元的工资,这还委屈她了?
孩子出生后,我不放心把孩子完全交给阿媛来照顾,她心粗,光是热汤这么简单的事她都做不好,我不放心她,我还怀疑她究竟有没有若浩母亲所说过的月嫂经验,我看阿媛是没什么经验的,有时她还不如我。笨手笨脚眼里没活就算了,很多的活我自己也能做。
但有一天阿媛说,
她丈夫也要来徐州了,
她丈夫要来徐州找工作。
我大吃一惊,
怎么打发阿媛走我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呢,
她竟然把她丈夫喊来了。
我问阿媛,住的地方找好了吗?阿媛说找什么地方呀,和她住一间屋就可以!见阿媛嬉皮笑脸的样子,我毫不客气对阿媛说,如果打算在徐州长期工作的话,还是找一个住处合适,毕竟这么多的人住在一起不方便。阿媛见我当面表达出我不想让她丈夫在我们家住的想法时,阿媛搬出了若浩的母亲,说是若浩的母亲让她这样做的。
接着阿媛开始给我使脸色了,和我不说话,只和若浩父母还有若浩说话,我还没因为这件事去谴责阿媛呢,若浩母亲找我谈话,说你怎么能在阿媛跟前说出不让她老公来咱们家的这种话,都是亲戚,人还没进门呢,你就下驱逐令了?阿媛现在帮你带孩子,你这样做,得让她多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