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阿姨哭诉:给75岁大爷当住家保姆,每月工资

发布日期:2021-09-25 02:12:40   所属分类:家政公司

我们的故事就开始了

保姆通常分为住家和非住家两种,对于一些年轻的雇主来说,不愿意别人完全进入自己的生活圈,这时候,住家保姆就不能有效的满足雇主的需要了,因此非住家保姆就走上家政服务舞台。

但是对于一些行动不便,失能,失常的老人来说,她们时刻需要保姆的服务和照顾,因此住家保姆就成了她们生活里的一部分,帮助她们做自己无法独立完成的事情。

住家保姆与雇主日常生活是紧密联系的,而且住家保姆的规矩更甚于非住家保姆,她们大多都会守好自己的规矩,不会触碰职业的原则,保持和雇主之间的距离,但是要是碰到那些心思不纯的雇主,那么这份工作对于她们来说只有苦不堪言。


讲述人:万女士,40岁

我是个农村妇女,丈夫因为工地失足终生残疾,孩子又因为先天性的毛病需要常年服药,作为家庭唯一劳动力的我,只能从工厂里辞职,选择能给我带来更多收益的工作,毕竟我的家庭,需要我支撑起来。

我是在同乡的介绍下才做了住家保姆的,我的雇主是一位75岁的大爷,我一听说月入过万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就选择了这份工作,对于我这样的家庭来说,能多挣一分,就会少一些求人的尴尬。

去到雇主家之前,家政公司给我讲过雇主的基本情况,我只听到了雇主有些时候会神志不清,其他的我都没在意,那个时候我内心是很欣喜的,但是去到雇主家工作几个月以后,我每天都在辞职和坚持之间徘徊着。

我在雇主家不仅要负责雇主的饮食起居,还要清理屋子和衣物,周末的时候雇主的孙子孙女来家里时也需要我照顾,虽说要比别的保姆辛苦些,但是想着这份工作能带给我的收益,我一点也不觉得委屈,可是一切都在雇主知道我的乳名以后改变了。


最初雇主问我乳名的时候我并没有在意,我以为他只是为了方便记忆和称呼,但是没想到他整天在家里呼喊我的乳名,而且不止一次地表示过想要加钱让我成为家里的女主人,我一拒绝,他就会借神志不清骚扰我,我因为分不清他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从来不敢做声,但是我内心是真的痛苦。

现在的我还在雇主家工作主要是因为合同的限制,我不敢违约害怕承担违约金,但是想到雇主慈善面目之下的真实状态,我心里面无时无刻不想摆脱这种环境,想辞职的我一时半会走不了是真的糟心,我只能期待这种苦日子早日结束,以后在挑选雇主的时候也会格外慎重,要是我再碰上这样的雇主出了毛病,那我的家人只会更加可怜。


住家保姆不仅要夯实自己的职业技能,更要学会保护自己,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住家保姆与雇主之间是应该有规矩有条款制约让彼此心生敬畏的,不应该只约束保姆,那样保姆无法尽心尽职工作,老人也无法得到更好的照顾。

人与人之间的尊重是做人的根本,千万不要觉得自己高于别人就选择践踏对方的尊严,那样你迟早会被社会所唾弃,也会因为自己的行为深受其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