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科技自媒体博客平台双面家政妇

发布日期:2019-05-22 11:26:26   所属分类:生活配送

美团的破茧成蝶时刻

2019年05月22日

编者按: 2016 年 7 月,美团 CEO 王兴首次

编者按:

2016 年 7 月,美团 CEO 王兴首次提出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尽管每家公司对下半场的理解不尽相同,但愈加清晰的分水岭在过去一年已经把中国互联网发展历史区隔开来。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的进化,AI 和云的落地,用户下沉与存量市场的精细化运营,等等。更重要的还有企业价值观的重塑,生存和发展不再作为最核心的考量指标,科技向善与社会责任被提到新的高度。在行业转折关键时期,《深网》将陆续推出「问诊下半场」系列报道,提供给读者有价值的记录和思考。

从团购业务出发,到涉及本地生活服务的广撒网,创立 8 年并完成上市的美团点评已经成长为中国互联网的参天大树。但从一颗大树到一方生态的蝶变,美团还差最关键的一步是什么?

美团的成长过程,横跨了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与变迁。从人口红利催生流量爆发,线下服务升级的迫切需求为线上发展创造绝佳机会,到人口红利逐渐消退导致流量转化遇到瓶颈,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由构想走向落地,成为流量价值深度挖掘的重要武器。

作为美团掌舵人,王兴几乎看准了互联网每一次变革浪潮。2016 年,基于上述这种变化,王兴首先提出了「下半场」概念。直到 2018 年,中国互联网发展出现巨大分水岭,下半场的特征愈加明显。

王兴提出「下半场」的背景是,美团与大众点评刚刚完成合并半年时间,美团点评全平台日订单峰值已超过 1150 万单,平台上的商户达到 432 万,几乎覆盖了中国所有级别的城市。从 2015 年 6 月到 2016 年 6 月,美团点评活跃买家达到 2.2 亿,旗下 app 的月活跃用户数达到 1.8 亿。这两个重要的用户指标放在电商领域仅次于阿里巴巴。

无论从哪个维度来看,美团都在面临成长中的关键节点,需要创造新的长期价值。王兴认为,粗放式增长势必转向精耕细作,「互联网+」和「国际化」将成为新的关键词。任何一家体量庞大的公司在外界环境发生变化时,都会发起自身重整,美团亦是如此。一个明显的信号是,美团从合并到上市期间,完成了多次架构调整和组织升级,每一次调整都可以窥探出企业核心战略目标的明确化。

自去年成功登陆港交所后,美团已经是本地生活服务领域跑出的头号玩家。这时候,美团面对绝不仅仅是行业用户,更要获得投资者的信心与支持。有人说看不懂美团布下的版图——看似以「吃」为核心,但却又不设边界,好似一个尚未完成的拼图,除非将它全然拼好,否则无法看清全貌。按照这样的逻辑,美团的确需要向外界展示出更明确地定位和未来潜力。

从创立至今经过 8 年的发展,美团围绕「吃」形成了多元化生态:包括 C 端以美团外卖、小象生鲜、美团买菜、超市生鲜为主的本地生活服务体系;以酒店住宿、榛果民宿为主的酒旅体系;以及以美团打车、摩拜单车为主的出行体系。

几大体系之外,是底层的基础建设,包括提供金融支撑的钱袋宝、提供物流的美团配送,以及核心技术支持的美团云。面向 B 端,美团提供的服务项目更多,包括精准在线营销工具、高效实时配送基础设施、云端 ERP 系统、聚合支付系统、以及供应链和金融解决方案等。

如今的美团,已经到了破茧成蝶的重要时刻。新的契机在于,如果想要释放出更大势能,美团必须实现「低耦合、高内聚」:通过成熟的平台和会员体系将所有 C 端业务上的数据系统地汇聚起来,以挖掘更多潜在价值;同时在 B 端继续发力,推动供给侧产业链的改革,进入新的增长通道。

从产品业务型公司到拥有自己的平台与会员体系,这是美团从大树到生态的关键,也是王兴面对的最大难题。

割裂的会员体系亟待打通

打通会员体系的关键目标是建立生态,延长消费生命周期。但至少就目前来看,美团会员体系方面依旧相对割裂。

回溯美团会员的初始形态,是在 2014 年开始的。彼时美团还是一家团购网站,会员最重要的作用是帮助美团提高用户购买率和复购率,给用户带来利益的同时让用户更忠于平台,同时在满足用户自身消费的同时,给平台带来额外收益。

成长为多业务汇聚的大平台后,美团数据更加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