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前夕 天津家政行业服务价格比平时上涨10%-15%

发布日期:2019-04-06 13:06:04   所属分类:政策法规

春节前夕 天津家政行业服务价格比平时上涨10%-15%

春节前夕 天津家政行业服务价格比平时上涨10%-15%

  “家政从1月20号就不接活儿了,没辙,自己干吧。”

  “年根儿底下,老父亲病了,想找个护工,费了劲了,加钱都找不到人啊。”

  腊月,人们迎来了一年中最忙碌的一段时间。尽管时代在变化,但是,备办年货、收拾屋子还都是一直被坚持下来的习惯。每一年腊月里,最繁忙的行业就是家政。不仅是大扫除,还有照顾老人、病人等工作。于是,到了年底,家政市场就是一场“抢人大战”,家政机构抢人、用户抢人……人工成本上涨,但是,人们对于家政的需求,是“不差钱”,差人。

  现状

  不怕涨价 怕“没人”

  从天津市家庭服务业协会了解到:和往年相比,今年春节前家庭保洁服务预订有所提前。春节前夕,本市家政行业价格比平时上涨10%-15%,目前来看,家政服务市场供需基本平衡,正月初十开始,将逐渐恢复原价。

  家庭保洁的业务量在1月15日至25日之间最为集中,最晚持续到1月28日。因为从事家政的大多还是外地服务员,1月28日小年前后大伙儿就回家了,所以过了20日就基本不接单了。保洁服务价格从腊八开始,擦玻璃的起步价从200元左右上调至250元左右;整屋保洁,100平方米以下的起步价,普遍在600元左右,较平日上调50元到100元。在医院进行病患护理,每天的价格也从200元左右上涨到220至260元左右。

  对于春节前家政市场的价格调整,大多数用户认为:可以接受,只要能找到人做就知足。

  保洁

  吃晚饭 得看几点完活儿

  “这一个月能挣一万多?”48岁的刘凤兰经常遇到用户问这样的问题,她多是笑一笑,还继续干自己手里的活儿。春节前的20多天,她的收入是超过了万元。但是,她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早上天不亮就出来了,最早的订单在早上7点左右。要是只擦玻璃的活儿,两三个小时能完事儿,这还得说是普通的家庭,窗户没有那么多,而且都是“大块玻璃”的,用专业的工具,还算是难度不大。要是老旧小区,窗户小,玻璃多,工具用着都不顺手,而且,有些老住宅窗户质量已经不太好,要加着一万分的小心,用劲儿大小全凭经验。尽管现在所谓的擦玻璃“神器”种类不少,可是使用起来,来回拉扯,腰、胳膊都得用力。虽然是大冬天,一干活儿也是一身汗,所以干起活来经常穿着短袖。

  除了擦玻璃,刘姐心里最不愿意接的活儿就是收拾厨房,有些人家的厨房,可能一年都不怎么收拾,灶台、墙和洗菜池上的油污要用小铲子才能铲下来。遇到这样的厨房,刘姐就知道,后边的活儿肯定要延时。所以,凡是有厨房清洁的活儿,刘姐基本上只安排一家。因为每天遇到的具体情况都不一样,所以完活儿的时间也很难确定。有时候,一天就早上吃一顿饭,中午饭往往要三四点才能吃上,晚饭就要看几点能完活儿,大多是八九点,也可能是10点以后。刘姐说,每天回到家,才觉得腰酸、胳膊疼,自己打盆洗脚水,都觉得手在抖,真的是很累很累。

  护工

  “错峰”回家 救急有招儿

  见到马敏的时候,她正在病房里关注着护工们的工作是不是尽责,随时还要给忙不过来的护工帮个忙。“一线”的巡视做完,她跑回陪护中心的前台,已经有好几位病患家属焦急地等着“要人”呢。马敏是爱之泉家庭服务有限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和护理顾问,春节前是她最忙的时间段。公司的主要业务就是提供病患护理和居家养老护理。到了春节前,突然有家人生病的家庭,真是会“抓瞎”。特别是今年春节前正是流感的高发期,很多老年人,从感冒转为慢性支气管疾病,要么住院,要么在家卧床,找个护理员,真成了“刚需”。马敏说,为了能更大程度上满足用户的需要,早在一个多月以前,公司就开始对全体护理人员进行调查,摸清回家人员的底数,同时,发动更多在岗的护理员,让他们了解春节前是找岗位的最佳时机,让他们“错峰”回家。这种动员非常有效,很多护理员在刚进入腊月时调休,在1月中下旬返津上岗,缓解了用人需求。

  在二七二医院急诊部的病房里,52岁的刘新民正在照顾一位68岁的老人。老人因为感冒引发了肺炎,常常是剧烈咳嗽夹杂着疲惫的呻吟。刘新民给老人轻轻地按摩后背,耐心地安抚着老人的情绪。其他病友开始都以为老刘是老人的亲属,后来才知道,老刘就是个护工。每天老人要输大半天的液,陪护、喂药、喂饭、服侍大小便……刘新民特别尽心。急诊病房空间很小,夜里陪伴只能坐在床边,老人时常咳嗽睡不好,不是要喝水,就是要起夜,有时候还会因为病痛发脾气。老刘很耐心地守着,自己总是一夜不眠,他说:“我身体好,还撑得住。照顾病人这活儿辛苦,责任也大,但是,能给他们亲属帮上忙,能让病人舒服点儿,我累点也行。也是为了多赚些钱,哪一行不辛苦啊。”老刘家在河北沧州,前几天回了趟家,给家里的老人、孩子都带了礼物、包了红包,告诉他们:“春节我就在天津干活儿了。”